卡尔神童 > 卡尔神童教育理念 > 《德育课本》三集第三册(礼篇)

《德育课本》三集第三册(礼篇)

《德育课本》三集第三册

 

礼篇

 

一、【蘧瑗敬上】

卫蘧伯玉。敬上知非。夜车止阙。见信宫闱。

【原文】

卫蘧瑗、字伯玉。年五十。知四十九年之非。灵公与夫人南子夜坐。闻车声辚辚。至阙而止。南子曰。此蘧伯玉也。公曰。何以知之。南子曰。礼、下公门。式路马。所以广敬也。君子不以冥冥堕行。伯玉、贤大夫也。敬以事上。此其人必不以暗昧废礼。公使问之。果伯玉也。

 

夫忠臣孝子。不以昭昭伸节。不以冥冥堕行。盖其礼、根于心。形诸外。悉出于至性至情。而非矫揉造作为之也。伯玉之不以暗昧废礼。且能见信于深宫。而南子之智。实能及之。则加卫灵公一等矣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卫国里有个贤人。姓蘧名瑗。表字伯玉。当他五十岁的时候。就感觉到以前四十九年的过失。有一天的晚上。卫灵公和他夫人南子一同坐着宫里。忽然听见有一辆车子过来的声音。辚辚地响。到了公门口。就不响了。南子说。这辆车子上坐着的人。一定是蘧伯玉。卫灵公说。你怎么知道是他呢。南子说。从礼节上讲。做臣子的人。走过君上的公门口。一定要下车。看见了君上驾路车的马。一定要行敬礼。这些都是表示着敬重君主的行为。凡是君子。不肯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。就放弃了他的品行。蘧伯玉是个贤人君子。他平日服事君上很尽敬礼。这个人一定不肯在暗昧的地方失了礼的。卫灵公差了个人去问。原来果然是蘧伯玉。

 

二、【敬叔施散】

南宫敬叔。惟礼是循。家财施散。非欲速贫。

【原文】

鲁南宫敬叔。尝随孔子适。问礼于老聃。访乐于苌弘。初、敬叔以富得罪。奔卫。及反。载其宝以朝。孔子闻之曰。若是其货也。丧不如速贫之愈也。子游问何谓。孔子曰。富而不好礼。殃也。敬叔以富丧矣。而又弗改。吾惧其有后患也。敬叔闻之。遂循礼施散焉。

 

左传载孟僖子将卒。命其大夫曰。礼、人之干也。无礼无以立。因属说与何忌、事孔子而学礼焉。以定其位。定位、正所以自立也。是敬叔与兄懿子。幸承父命。师事孔子。而能自立者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鲁国的南宫敬叔。有一次、跟了孔夫子到朝去。在老子那儿问礼。在苌弘那儿访求古乐。当初。南宫敬叔为了家里太有钱了。在国内得了罪。逃到卫国去。等到回来的时候。在朝廷里用了许多宝贝。做贿赂。要求恢复了原官。孔夫子得知了这回事。就说。像他这样的买了官做。那末失了禄位的人。还不如早点穷了的。比较得好的多了。子游听了就问道。这个是什么意思呢。孔夫子说。有了钱的人不讲究礼法。这是一种祸殃呵。南宫敬叔为了有钱的缘故。失了他的官位。可是他仍然不肯改过。我恐怕他将来还有后患呢。后来南宫敬叔得知了孔夫子的这番话。就依了礼。把财产施散了。

 

三、【颜回辩志】

颜回辩志。愿辅明王。敷其五教。礼为大防。

【原文】

鲁颜回、随孔子北游农山。与子路子贡辩志。曰、回愿得明王而辅相之。敷其五教。导之以礼乐。使民城郭不修。沟池不越。室家无离旷之思。千岁无斗争之患。则由无所用其勇。而赐无所用其辩。孔子凛然曰。美哉德乎。不伤财。不害民。不繁词。则颜氏之子有矣。

 

孔子为周公后尽礼之第一人。颜子为孔门中尽礼之第一人。孔子尝告以克己复礼为仁之目。非礼勿视。非礼勿听。非礼勿言。非礼勿动。颜子事斯语。孔子所以许为用行舍藏。惟我与尔有是夫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鲁国的颜回。跟了孔夫子到北方去游玩农山。同了子路子贡辩论着各人的志愿。颜回说。我愿意遇见了一个贤明的君王。帮着他助理一切政事。传布着做父亲的教训要有义方、做母亲的要慈爱、做哥哥的要友爱、做弟弟的要恭谨、做儿子的要孝顺、这样五种的教化。用礼乐去化导人民。叫百姓们不用修理城郭。也不必掘深沟池。家里的人没有离散的愁恨。过了千百年也没有战争的患难。这样说来。那末子路的勇敢。没有地方可用了。子贡的口才。也没有地方可施了。孔夫子听了他的一番话。很佩服他。就正色的说。颜回的道德是何等的美满呵。不费钱财。不害百姓。不劳口舌。颜家的儿子就能具备了这几件的。

 

四、【子华言志】

子华好礼。章甫端庄。会同宗庙。摈相君王。

【原文】

鲁公西赤字子华。尝侍孔子言志。曰非曰能之。愿学焉。宗庙之事。如会同。端章甫。愿为小相焉。孔子曰。赤也为之小。孰能为之大。子贡曰。齐庄而能肃。志道而好礼。摈相两君之事焉。笃雅有节。公西赤之行也。孔子曰。二三子之欲学宾客之礼者。其于赤也乎。

 

孔子尝言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。不能以礼让为国。如礼何。公西华礼乐会同。足靖诸侯之纷争。洵为救时之才。而以愿学为言。其让也。即其礼也。子路亦救时之才。第为国以礼。其言不让。故哂之耳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鲁国公西赤。表字子华。有一回、侍立在孔夫子的身边。大家谈说各人的志愿。公西子华说。不是说我就能够做的了。不过我愿意学习的就是。宗庙里的事务。像诸侯大夫聚会的时候。我就穿了玄色的礼服。戴了章甫的礼帽。替他们做一个小小的赞礼的人。孔夫子听得他很谦虚。就说。公西赤还说做了小的。那末那一个人能做了大的呢。子贡说。整齐端庄又能严肃。立志好道又有礼法。在两个诸侯会面的时候赞着礼。又很笃实文雅。这就是公西赤的行为。孔夫子对学生们说。你们要学习应接宾客的礼节。只是把公西赤当着榜样就是了。

 

五、【高柴端履】

高柴端履。守礼如愚。避难出走。不窦不逾。

【原文】

卫高柴、字子羔。端履操。生平足不履影。启蛰不杀。方长不折。执亲之丧。泣血三年。未尝见齿。仕卫为士师。治狱仁恕。蒯瞆之难。子羔出走。刖者守门。谓之曰。于彼有缺。子羔曰。君子不逾。又曰。于彼有隧。子羔曰。君子不窦。又曰。于此有室。子羔乃入避焉。

 

考子羔为鲁成宰。成人有其兄死而不为衰者。闻子羔将至。遂为衰。成人曰。蚕则绩而蟹有筐。范则冠而蝉有。兄则死而子羔为之衰。其礼教之化人如此。盖君子之德。以身先民。而民不遗其亲焉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卫国的高柴。表字子羔。他的品行和操守。都非常端正。生平走路的时候。脚不践踏了人的影。正从地上出来的虫豸。他也不肯弄杀的。正在生长的草木。他也不肯去攀折的。守了爹娘的丧。没有声音地哭泣了三年。并没有微笑的时候。在卫国做了狱官。治理狱讼。很和平又很有仁心。后来卫国发生了蒯瞆的事故。国内扰乱了。高子羔就要离开卫国。走到城门口的时候。这时候、一个割去了脚的人守着城门。对高子羔说。那边有一个缺口。你可从那儿逃了的。高子羔说。君子不肯跳墙头的。那个守门的人又说。那边有一条地道。你可从那儿逃了的。高子羔说。君子不肯钻地洞的。那个人又说。这里有间房子。于是高子羔就走进了那间房子里躲避着。

 

六、【衅夏执礼】

周有衅夏。为鲁宗司。立妾献礼。对曰无之。

【原文】

鲁衅夏。官宗人。哀公嬖公子荆之母。将以为夫人。使衅夏献其礼。对曰。无之。公怒曰。汝为宗司。立夫人。国之大礼焉。何谓无。对曰。周公及武公娶于薛。孝惠娶于商。自桓以下娶于齐。此礼有之。以妾为夫人。则固无其礼也。公卒立之。而以荆为世子。国人始恶之。

 

昭公娶于吴。为同姓。谓之吴孟子。已不知礼矣。哀公不听衅夏之言。以嬖妾为夫人。则更不知礼。礼属于火。此司铎火之所以逾公宫乎。幸子服景伯命宰人出礼书。不然。周官一书。将荡然无存矣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鲁国的衅夏。做了宗人官。这时候、鲁哀公很宠爱公子荆的母亲。想要立他做了夫人。就叫衅夏把册立夫人的礼节、拿了上来。衅夏说。这是没有的。鲁哀公生了气说。你做的管礼官。要晓得册立夫人。是国家的一种大礼。怎么可以说是没有的呢。他又回对道。鲁国的上代、周公和武公的夫人。都是正式迎娶薛国的。孝公惠公的夫人。都是正式迎娶商国的。自从桓公以下。都是正式迎娶齐国的。这种正正当当的礼节是有的。现在你把妾来立做了夫人。那末我们鲁国里。向来没有这种礼节的。鲁哀公不肯听。终于把公子荆的母亲。立做了夫人。把公子荆做了世子。从此以后。鲁国的人。就很厌恶他了。

 

七、【韩顺谢聘】

韩顺修道。同县相招。礼须来学。以谢隗嚣。

【原文】

韩顺、字子良。冀人。以素行清白。辟州宰。不诣。王莽末。隐于南山修道。同县隗嚣等起兵。以顺道术深远。遣人卑辞厚礼聘顺。欲以为师。顺因使谢曰。礼有来学。义无往教。即欲相师。但入深山来。嚣闻之矍然。不能强屈。其后嚣等皆灭。惟顺山栖安然。以贫洁自终。

 

修道以四勿为箴。重道以尊师为本。此礼之当然耳。隗嚣自称上将军。西州且大震矣。而韩顺山居修道。执操不回。因其使以拒其聘。夫固非自尊自大也。亦以礼绳之耳。隗嚣安能屈之哉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个姓韩名顺的。表字子良。是冀地方的人。因为他的品行。一向很清白。所以朝廷里征召他去做县官。韩顺不肯去。当王莽末年的时候。在南山地方隐下了修道。他同县的隗嚣一班人起了兵。因为羡慕韩顺的道术是很深远的。所以差了人送去很厚重的礼物。说着很客气的话。去聘请他来做了隗嚣一班人的老师。韩顺就对差来的人辞谢着说。照礼法上说。学生只有到老师那儿来学的。没有老师到了学生那儿去教的。就是要拜我做老师。那末到深山里来就好了。隗嚣听了很惊异。终没有方法去屈服他。后来隗嚣等一班人。都灭亡了。只有韩顺仍旧很安然地隐栖在深山里。他很贫苦很清白的尽了天年。

 

八、【张湛修整】

张湛好礼。幽室必恭。辄谏光武。不敢惰容。

【原文】

张湛矜严好礼。动止有则。虽居幽室。必自修整。遇妻子以礼法。在乡党。详言正色。三辅以为仪表。人或谓湛为诈。湛闻而笑曰。我诚诈也。人皆诈恶。我独诈善。不亦可乎。光武临朝。或有惰容。湛辄谏。尝乘白马。帝见湛。辄言白马生且复谏矣。后为太子太傅。

 

人惟持躬以礼。则凡不合礼之事。每不敢为其所知。甚且为君者亦畏其见知也。唐太宗死鹞于怀。畏魏徵知之也。玄宗引鉴不乐。畏韩休知之也。而光武每见湛。辄言白马生将复谏。非以其好礼乎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张湛的为人。谨严有礼。举动有法。虽然在幽暗的地方。也一定很整齐的。对待妻子也很恭谨。在乡党里的时候。言语很端详。脸色很方正。三辅地方的人。都把他做模范。有人说张湛这种行为都是诈伪的行为。张湛听到了。就笑着说。我就算是诈伪的。不过别人家诈伪的都是恶。我独诈伪的是善。岂不是也可以的么。光武皇帝在朝堂的时候。间或有点怠惰的神气。张湛一定劝谏的。张湛常常骑着白马。所以皇帝看见了张湛。每每说。白马生又要来劝谏我了。后来叫他做了太子太傅。

 

九、【曹褒儒宗】

曹褒继业。儒者所宗。诏定礼制。成竹在胸。

【原文】

曹褒、字叔通。父充。传庆氏礼。为博士。褒传父业。博文识古。为儒者宗。章帝朝。为博士。帝召其定礼制。班固以为宜广集诸儒。共议得失。帝曰。谚言作舍道旁。三年不成。会礼之家。名为聚讼。昔尧作大章。一夔足矣。乃授褒叔孙通礼仪十二篇。命依礼条正以施行。

 

叔孙通起朝仪。诸侯王以下。莫不震肃。章帝以其制散略不合经。命褒条正之。乃巢堪班固。想继见阻。幸章帝深知儒生拘挛。难与图始。朝廷礼宪。宜以时立。毅然任之。冠婚吉凶制度。遂得以悉定尔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曹褒。表字叔通。他的父亲就叫曹充。受传了庆氏的礼学。做了博士。曹褒又受传了父亲的礼学。学问很博。古来的事也记得很多。所以做了当时一班读书人的宗主。他在章帝的时候。做了博士。皇帝命他议定礼法的制度。班固以为这件事很大。应当集合了许多有学问的人。大家讨论得失。皇帝道。俗语说、在道路旁边造房子。三年工夫也不会造成功的。如若会合了礼学家。大家来讨论。这是叫他们来争论聚讼的了。从前尧帝作大章的乐。只用一个夔就够了。于是就把叔孙通的礼仪十二篇给了曹褒。命他一条条的修正了去施行。

 

十、【徐稺恭祭】

徐稺恭让。下榻陈蕃。鸡酒祭奠。不敢惮烦。

【原文】

徐稺恭俭义让。所居人服其德。太守陈蕃特设榻以礼之。去则悬其榻焉。郭林宗母丧。稺致生刍一束于其庐前而去。林宗曰。必徐孺子也。诗云。生刍一束。其人如玉。吾无德以当之。稺前后为诸公所辟。虽不就。及其死。必以只鸡絮酒往奠。奠毕即还。不见丧主。

 

语云。礼义生于富足。徐稺则贫而自食其力者也。尝事黄琼。琼没。稺无资前往会葬。赍磨镜具自随。所在取值。然后得前。何其深于礼义耶。陈蕃特设榻待之。林宗言无德当之。盖皆中心悦而诚服矣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徐稺。表字孺子。他的为人恭谨、节俭、仁义、谦让。所以凡是同他住着的人。都很佩服他的道德。太守陈蕃。特地给他备了一具卧榻。用礼去招待他。徐稺回去的时候。就把这具卧榻挂了起来。郭林宗的母亲死了。徐稺就送了一把干草去。放在坟旁边的茅蓬门口。就去了。郭林宗见了说。这个一定是徐孺子所干的。诗经里说。生刍一束。其人如玉。不过我有什么道德可以当得起呢。有许多人陆续请徐稺去做官。徐稺虽然终不肯去。但是到了他们死了。他一定备了一只鸡一壶酒去祭奠的。可是祭完了就立刻回来。不见丧家的主人。

 

十一、【常林对客】

常林七岁。有客造门。临子字父。非礼不尊。

【原文】

常林、字伯槐。河内人。伯先之子也。年七岁。有父党造门。问林曰。伯先在否。林不答。客曰。何不拜。林曰。虽当下拜。临子字父。何拜之有。累官为刺史。司马懿以先辈视林。每见必拜。或曰。司马公贵重。君宜止之。林曰。贵则非我所知。拜亦非我所强也。言者惭而退。

 

陈寔之子元方。年七岁。而谓其父友之无信。常伯先之子林。亦七岁。则谓其父党之无礼。夫以七岁之幼童。而能知礼之所在。盖亦鲜矣。至薄司马懿而不止其拜。尤足称焉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三国时候。魏国有个姓常名林的人。表字伯槐。是河内地方的人。就是常伯先的儿子。当他七岁的时候。有一个父亲的朋友。到他的家里来。问常林道。伯先在家里么。常林不去回对他的话。那个客人说。你看见了父亲的朋友。为什么不拜呢。常林说。虽然在道理上讲。我是应当拜你的。不过你对了儿子的面前。叫着人家父亲的名字。这也未免太无礼了。我还要拜你做什么呢。后来常林做到了刺史官。司马懿用先辈的礼节待常林。因此看见常林的时候。一定拜着。有人对他说。现在司马公很贵了。你应当劝住了他的拜才好。常林说。贵不贵我是不管的。就是拜也不是我勉强他的呵。那个说话的人。觉得很惭愧地走去了。

 

十二、【幸灵至恭】

幸灵辄拜。言必称名。任牛食稻。理乱正倾。

【原文】

幸灵性至恭。见人即先拜。辄言己名。小人或侵辱之。无愠色。凡草木之夭伤于山林者。必起理之。器物之倾覆于途路者。必举正之。父母尝使守稻。群牛食之。灵见而不驱。待牛去。乃往理其残乱者。父母见而问之。灵曰。此稻欲得终其性。牛犯之。灵可不收之乎。

 

礼在整饬。不可紊乱。故重礼之人。必先整饬己躬。推而整饬他人。整饬万物。盖发端于恭敬辞让也。幸灵见人先拜。其恭敬何如耶。言必称名。其辞让奚如耶。而其整饬且及于物类。不愧为圣道中人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有个幸灵。生性非常恭谨。看见了人。他一定先拜着。口里称着自己的名字。有一班小人。或者去侵犯他。羞辱他。他也没有恨怨的神气。凡是山上树林里的草木。有受了伤倒着的。他一定给他扶起了。器皿物件有在路上倒覆了的。他一定给他扶正了。有一回、他的爷娘叫他去管稻。一群牛来吃稻了。幸灵看见了。也不去赶牛。等到牛走去了。幸灵才走过去。理着残乱的稻。父亲和母亲看见了。就问他这是什么意思。幸灵说道。这些稻一定要成全了他的天性。可是那牛去侵犯了他。灵怎么可以不给他理值个清楚呢。

 

十三、【蔡约蹑屐】

蔡约蹑屐。不改操存。见称明帝。礼度之门。

【原文】

南齐蔡约、字景为。济阳考城人。兴宗之子也。夷淡不与世杂。少尚孝武帝安吉公主。仕。累迁司徒左长史。明帝为录尚书补政。百官脱屐列席。约蹑屐不改。帝谓江佑曰。蔡氏是礼度之门。故自可悦。佑曰。大将军有揖客。复见于今。及卒。赠太常寺卿。

 

蹑屐不改。非故异于众也。盖秉于祖若父之方严耳。王耽之尝言蔡豫章在相府。武帝私宴之日。未尝相召。宋主狎侮群臣。致有王老伧刘老悭颜老等名称。独惮兴宗。不敢侵。故称礼度之门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南齐的蔡约。表字景为。济阳考城地方的人。就是蔡兴宗的儿子。生性夷冲淡泊。不喜欢和世上一班人夹杂。从小就娶了孝武帝的女儿安吉公主做妻子。后来在朝做了司徒左长司的官。这时候。明帝还做着录尚书补政的官。朝上的百官都去贺他。坐席的时候。一班人都脱去了鞋子。只有蔡约穿着不脱。明帝对江佑说道。蔡家是一份有礼法的人家。所以他们家里出来的人的品行。是很可观的。江佑说。朝大将军卫青的座上。有个长揖不拜的宾客、名叫汲黯。到现在又见了降贵重礼的美事了。后来蔡约死了。封了太常寺卿。

 

十四、【柳靖下帷】

柳靖礼法。严肃家规。子弟有过。自责下帷。

【原文】

柳靖为河南广德二郡太守。皆著政绩。秩满还乡。闭门自守。所对惟琴书而已。足不历园亭。殆将十载。子弟奉之若严君。其有过者。靖必下帷自责。于是长幼相率拜谢于庭。然后见之。治家最有礼法。乡里亦慕而化之。或有不善者。皆曰、惟恐柳广德知之也。

 

许武弟不率教。跪庙自罪。缪彤妇求离异。掩户自挝。仇览妻孥有过。免冠自咎。皆汉代事也。乃柳靖子弟有过。则下帷自责。不特子弟谢之。甚且乡里化之。人各以礼法齐其家。又何难国治天下平乎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柳靖做了河南广德两个地方的太守官。很有政绩。期限满了。就告了老。回到家里。关起了大门。独自养静。天天所对着的。只有琴书二种吧了。他的足迹不踏到园亭里有十年。子弟们敬奉他像严父一样。有时候、子弟们有了过失。柳靖一定放下了门幕。自己责问着。于是大大小小的人。在庭中拜着谢罪。他才肯见他们。柳靖的治家最有礼法。乡村里的人。也慢慢地受了他的感化了。有时候做了件不好的事。大家说、恐怕给柳广德晓得了。

 

十五、【庆明俨然】

庆明严肃。清德流传。虽在私室。终日俨然。

【原文】

北魏长孙庆明。赐名俭。少方正。有操行。神采严肃。虽在私室。终日俨然。文帝深敬之。时荆襄初附。诏俭都督三荆等十二州军。荆蛮旧俗。少不事长。俭殷勤劝导。风俗大革。后为尚书。尝与群公侍坐。文帝谓左右曰。此公娴雅。孤每与语。肃然畏敬。恐有所失也。

 

鄫国公状貌魁伟。而神采严肃。性不妄交。非其同志。虽贵游造其门。亦不与见。其督荆时。务广农桑。兼习武事。故得边境无虞。民安其业。吏部表请为构清德楼。文帝又赐改名为俭。其廉德可概见已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北魏的长孙庆明。皇帝送了他一个名字叫做俭。幼小时候。做人就很方正。有操守。神气很严肃。虽然在自己的私屋里。仍然镇天价很端庄的。没有放荡的样子。文帝非常敬重他。这时候荆襄地方初初来投降。皇帝就命长孙俭统领三荆等等地方十二州的军队。做了都督。荆蛮地方的旧习惯。小辈的人不去事奉长辈的。长孙俭觉得这个陋俗是不好的。就很殷勤地去劝导他们。教做儿子的要孝顺父亲母亲。做弟弟的要敬重哥哥。于是那地方的风俗就改了过来。后来长孙俭做了尚书。有一次、同了一班臣子、在皇帝的旁边坐着。文帝对左右的人说。这位先生又幽静。又文雅。我对他说话的时候。一定很肃然很恭敬的对他说。恐怕一个不留神就有了过失呵。

 

十六、【王珪循礼】

王珪宽裕。激浊扬清。公主下嫁。盥馈礼行。

【原文】

王珪性宽裕。尽心所事。故太宗重用之。上命品藻诸臣。自以为激浊扬清。嫉恶好善。余亦服其确论。上命珪为魏王泰师。泰见珪先拜。珪以师道自居。上以南平公主嫁珪之子敬直。珪曰。主上循礼法。当令公主谒见。以成国家之美。乃坐。令公主执笄行盥馈礼。

 

先君曰。王公、正直人也。能以礼自持。屈抑人主。为魏王师。以道自尊。公主下嫁。向不以妇礼事舅姑。珪独与妻就席坐。使行妇礼。非君臣遇合之深。焉能革此弊俗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个姓王名珪的人。生性非常宽和。尽力做着他职分内所应做的事。所以太宗皇帝非常重用他。有一次、皇上命他评品着当时候朝廷里的一班臣子。他自己批评自己。用了激浊扬清嫉恶好善八个字。这也可见得他的为人的一斑了。他批评别人的话。人家也说他批评得很的确。皇帝命王珪做了封魏王名泰的师傅。泰见了王珪先拜着了。王珪就用了先生见学生的礼答了。皇上把南平公主、嫁给了王珪的儿子名叫王敬直的做妻子。王珪就说。皇上是很讲礼法的。他一切的举动都依了礼做。应当教公主来拜见公公。以成就国家上的一段佳话。于是自己就坐下了。叫南平公主行了一个媳妇见公公的洗手进食礼。

 

十七、【窦仪重厚】

窦仪重厚。草制承恩。见帝跣足。不进苑门。

【原文】

窦仪、字可象。先是学士王著以酒失贬官。太祖谓宰相曰。深严之地。当使宿儒处之。范质对曰。窦仪清介重厚。太祖曰。非斯人不可。尝召仪草制。至苑门。见上岸帻跣足而坐。却立不肯进。上遽索冠带。而后召入。仪曰。陛下创业垂统。宜以礼示天下。上敛容谢之。

 

先君谓窦公、诚实君子也。守正不污。故深为太祖器重。太祖平蜀后。宫人有镜。背识乾德四年。上因与己年号同。召仪问之。对曰。此必蜀物。蜀主王衍有此号。上曰。宰相须用读书人。由是益礼儒者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的窦仪。表字可象。起先有个学士姓王名著的。因为酒醉了。犯了罪。免了官。太祖就对宰相说。宫殿里是深严的地方。应当选择一个品行老成、学问弘博的人来才好。范质说。窦仪的为人清介厚重。可以当这个重任的。太祖说。的确非那个人不可。有一天、皇帝召了窦仪去起草制书。到了宫门口。看见皇上还了便服。露了额、赤了脚的坐着。窦仪就在宫门口立住了。不肯进去。皇帝立刻叫了人拿了冠带。穿好了。窦仪才走进去。对皇帝说。皇上是个开国的皇帝。创了基业传给子孙。应当用礼法昭示天下。太祖听了就改了面色。谢着他的美意。

 

十八、【若冲谨饬】

若冲整饬。暑不解衣。坐无倾侧。明辨是非。

【原文】

郑若冲与汪陈楼三人同砚。相友善。汪等贵显。若冲不造其门。自置书塾。聚书数千。延师训子。虽卧病不废书。平居谨饬。虽盛暑、衣不露体。冠履虽敝无垢。口绝戏言。坐不倾侧。接后进如敌己。与人交恐伤其意。至于明是非。辨义理。虽片辞不少贷。学者严惮焉。

 

考若冲少失怙恃。育于伯父章。未总角。已奇之。无他。以其平居谨饬也。稍长力学。耻为举子。故同里汪大献陈居仁楼钥辈。后皆贵显。未尝一造其门。而其饬躬维谨。尤足为天下后世法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宋朝时候。有个郑若冲。在幼小时候。是和汪大献陈居仁楼钥三个人。同在一块儿读书的。并且朋友间的感情都很好。后来汪陈楼三个人。都做了官、很贵显了。郑若冲却从不走到他们的家里去了。自己在家里设了一个家塾。置了好几千卷的书。请了一个先生来教儿子的书。自己就是在生病的时候。也从没有丢了书不看的。平日很谨慎修饰。就在大暑天。从不袒露了身体。鞋帽虽然破旧了。可是没有污秽的地方。口里没有游戏的话。坐的时候。从没有斜着靠了的。接待后辈的人。仍像待平辈一样的恭敬。和人家交往。常常恐怕伤了他的意。至于在辨明一件事的是和非、义和利的时候。他的意思就很坚决了。连一句话也不肯假借。读书的人都非常惧惮他。

 

十九、【王柏敬斋】

王柏主敬。持正履端。子弟白事。见必衣冠。

【原文】

王柏、号长啸。后著论语通旨。至居处恭。执事敬。惕然曰。长啸非圣门持敬之道。更号鲁斋。自著敬斋箴图。出一敬字。为日用躬行之则。夙兴见庙。治家严饬。当暑、闭阁静坐。子弟白事。非衣冠不见。垂殁。整冠端坐。挥妇女出寝门。惟子侄门人侍终。年七十有八。

 

士有万物皆备之身。而不以古今自任。经纶自期者。皆自遏其躬也。柏每以此语士大夫。由其爱人以德耳。所讲谢上蔡居敬贵穷理之旨。条畅莹白。听者悚然。意融心服。虽乡之耆德。亦执弟子礼焉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个王柏。起初别号长啸。后来他做了一部论语通旨。解释到居处恭执事敬的这两句。他就觉得心上很惊惧、很觉悟的样子。说道长啸这个名字。不是圣人门下恭敬的道理。于是就改了一个别号。叫做鲁斋。自己也做了一篇敬斋箴图。拈出了一个敬字。做着日用并且要亲自去实行的规则。天才亮的时候。就到家庙里去拜祖宗。治理家政。很严厉整齐。当夏天的时候。他就关了门、在阁子里静坐着。子弟们有事去禀白。非着好衣帽。是不见的。在他快要死的时候。整了帽。很端正地坐着。命妇女都退出了房门。只有一班子侄和门人送了他的终。这时候、他的年纪已经有七十八岁了。

 

二十、【大和家规】

大和家事。依礼而行。岁时上寿。酌彼兕觥。

【原文】

郑大和性方正。继其从兄文嗣主家事。严而有恩。冠昏丧葬。必稽朱子家礼而行。子弟有过。颁白者犹鞭之。每岁时。大和坐堂上。群从子弟皆盛衣冠。雁行立左序。以次进。拜跪奉觞上寿毕。肃容拱手自右出。足武相衔。无敢参差。见者嗟慕。谓为有三代遗风。

 

郑氏十世同居。凡二百四十余年。一钱尺帛无敢私。家庭中凛如公府。子孙从化。虽尝仕宦。不敢一毫有违家法。诸妇不预家政。宗族里闾。怀之以恩。家畜两马。一出、则一为之不食。人以为孝义所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有个郑大和。生性非常方正。他继续了他的堂哥哥郑文嗣管理了家务。很严肃又颇有恩惠。凡是他们家里。举行冠昏丧葬等等礼节的时候。他一定依照了晦庵先生所著的朱子家礼去施行。家里的子弟们有了过失。不管他是年纪老了、头发半白的人。总还要用家法去打他。到了四时八节的时候。郑大和坐在堂上。一班子侄们都穿戴了衣帽。照次序排着。立在左边。一个个又依着次序上去。拜跪了捧酒上去给他上寿。礼完了就谨肃了容色。拱着手从右边退出去。他们的脚步。大家都是相衔接的。不敢稍稍地参差了一点儿。看见他们行礼的人。都非常叹息佩服。说他们还有三代的遗风。

 

二十一、【钱唐争祀】

钱唐强直。立讲虞书。杞孔之礼。疏复其初。

【原文】

钱唐为人强直。尝诏讲书。唐陛立而讲。或纠唐不知君臣礼。唐正色曰。以古圣帝之道陈于君。不跪不为倨。洪武二年。诏孔庙释奠。止行于曲阜。天下不必通祀。唐疏言孔子垂教万世。天下共尊其教。故天下得通祀孔子。报本之礼不可废。久之。乃用其言。

 

钱公不特争祀孔也。且尝争祀孟矣。明太祖尝览孟子。至草莽寇仇语。谓非人臣所宜言。议罢其配享。唐抗疏入谏曰。臣为孟轲死。死有余荣。廷臣莫不为唐危。帝鉴其诚恳。不之罪。孟子配享亦旋复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的钱唐。做人很刚强正直。有一次、皇帝命他讲解书经。钱唐就在殿阶上立着讲。有人弹参钱唐。说他不晓得君臣的礼节。钱唐正色说。对皇上陈说古来圣贤皇帝的治道。就是不跪下讲。也不能算是倨傲的事。洪武二年的时候。皇帝命孔庙的祭祀。只须在孔夫子的故乡曲阜地方举行。天下别的地方不必祭祀。钱唐就上了一封奏章。说、孔夫子的教化。是一直可以流传到万世。天下的人。个个都很尊敬他的教化。所以天下各地方。都要祭祀孔夫子。这是报本的大礼。无论如何是不能废除的。过了许多时候。才依了他的话。

 

二十二、【薛瑄复性】

薛瑄言动。共仰仪型。苍头悲泣。得免行刑。

【原文】

薛瑄修己教人。以复性为主。言动咸可法。皆呼为薛夫子。时公卿见王振多趋拜。瑄独屹立。振趋拜之。瑄亦无加礼。乃诬瑄受贿。下狱论死。子三人。愿一子代死。二子充军。不允。及当行刑。振苍头泣于爨下。问其故。泣益悲。曰、闻今日薛夫子将刑也。振感动。乃免。

 

许止净谓薛夫子将行刑。而王振之苍头乃悲泣。岂非盛德感人。有不可思议者乎。三子求代死不允。而见苍头一泣得解。可知虽残忍小人。恻隐之心仍在。所惜者、不能扩充。反加梏亡耳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个薛瑄。他的修身和教训学人。都以回复了人心的本性为主。所以他的一言一动。都可以做人家的模范。一班人都叫他薛夫子的。这时候、王振非常有势力。朝廷里的大官。看见了王振就赶着下拜。独有薛瑄俨然立着不动。王振赶上前去向他下拜。薛瑄也不去回他的礼。于是王振恨极了。诬告薛瑄受了贿。就把他关在监牢里定了死罪。薛瑄有三个儿子。儿子们情愿一个代父亲死。两个去充军。可是王振总不肯答应。等到快要绑到法场里去行刑的时候。王振家里有个老用人。在灶下流着眼泪。王振见了。就问他是什么缘故。可是他哭得愈加悲伤了。说道。我晓得今天薛夫子快要去杀了。王振听了这句话。心里也感动了。于是就免了薛瑄的罪。

 

二十三、【潘府教民】

潘府知县。礼教传宣。衰绖疏请。执丧三年。

【原文】

潘府为长乐知县。教民行朱子家礼。躬行郊野。劳问疾苦。宪宗崩。孝宗践阼甫二十日。礼官请衰服御西角门视事。翌日释衰易素。府疏请行三年丧。不可废礼。疏入。衰绖待罪。诏礼官详议。尚书马文升知其贤。超拜广东提学副使。府以母老乞休。不待命即归。

 

丧礼、礼之大者。子为父。臣为君。皆斩衰三年。乌可短丧乎。孝宗恻怛由衷。麻衣视朝。百日未改。惟群臣佥谋短丧。府独衰绖上疏。以复三代旧制。此匡扶礼教实多。且教民行朱子家礼。洵致君泽民矣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有个姓潘名府的人。在长乐地方做了知县官。教百姓一切要依照晦庵先生所著的朱子家礼去做。自己亲自到郊野里去。慰问百姓们的疾苦。后来宪宗皇帝死了。孝宗做了皇帝才二十天。礼官请皇上穿了粗麻的丧服在西角门那儿办事。第二天就脱了粗麻丧服换了素服。潘府上奏章去说。请皇上要实行三年的丧。不可废了礼。这封奏章上去了以后。他就穿了丧服等候办罪。皇上就命礼官把这件事详细讨论。尚书马文升很知道他的贤良。就给他升了广东的提学副使。潘府因为母亲的年纪老了。就请求回去奉养母亲。还没有等到上面的批示出来。他就回去了。

 

二十四、【洪先行酒】

洪先及第。侍宴从容。冠带行酒。拂席至恭。

【原文】

罗洪先、字达夫。嘉靖进士第一。授修撰。即请告归。事亲孝。父每速客。洪先冠带行酒。拂席授几。甚恭。遭父母丧。苫块蔬食。不入室者三年。尝云。儒者学在经世。而以无欲为本。山中有石洞。旧为虎穴。葺茅居之。命曰石莲。谢客默坐一榻。三年不出户。卒谥文庄。

 

父速客。子行酒。礼也。而洪先已大魁天下。辞官告养以事双亲。每于其父宴客之时。冠带行酒。拂席授几甚恭。以荣其父。并及其父之宾。似为过礼乎。非也。礼云。父子不同席。则洪先冠带行酒。是礼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个罗洪先。表字达夫。在嘉靖年间。中了状元。做了修撰官。就辞官回去。他服事父母非常孝顺。每逢他父亲请客的时候。罗洪先就穿了礼服来行酒。拂席授几。都很恭敬地做着。后来遭了爷娘的丧。睡在草荐上。用泥块做了枕头。吃的是蔬菜。足迹不踏进内室有三年。他常常说。读书人的学问在于用世。可是第一要把没有利欲做根本。山里有个石洞。从前有老虎在那里做窠的。他就在石洞里盖了一间茅屋。取名叫做石莲。谢绝了宾客。独自在一个榻上静静地坐着。有三年不走出门外来。死了以后。谥法叫做文庄。

 

【绪余】

孔子曰。上好礼。则民莫敢不敬。故君子敬而无失。与人恭而有礼。伦常日用之间。无时无地。不立于礼。非礼无行也。吕东莱曰。夫礼也者。所以定尊卑。明贵贱。辨等列。序少长。习威仪。人所不能外其规矩者也。而况朝庙禘献。非礼不能昭其诚。冠婚丧祭。非礼不能尽其情。宾朋酬酢。非礼不能表其敬。礼之为用。岂可须臾离乎。人能以礼制心。则奸盗诈伪之端必不作。人能以礼制事。则犯上作乱之事必不为。故礼也者。持身涉世之要端。亦即治国平天下之大经大法也。

卡尔神童 Posted @2009年12月24日 10时55分  阅读(1077)  评论(0)  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
您还未登录,不能匿名发表评论。请您登录后发表。
昵称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插入表情
评论快捷键:Ctrl+回车键<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>
卡尔神童幼儿园   管理员登录
地址:遂宁市凯旋市场南二楼和天宫北路益民医院背后  电话:13108250096  访问量:75247
技术支持: 广州云掌互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[粤ICP备17079868号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