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尔神童 > 卡尔神童教育理念 > 《德育课本》初集第四册(廉篇)

《德育课本》初集第四册(廉篇)

《德育课本》初集第四册

 

廉篇

 

一、【大禹克俭】

夏禹治水。过门不入。菲食恶衣。俭勤莫及。

【原文】

禹、娶涂山氏。仅四日。不以私害公。即去治水。后启生。呱呱而泣。禹三过其门而不入。在外八年。功成后。受舜禅为天子。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。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。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。孔子贤之。

 

孔子之称禹。曰、吾无间然矣。以禹之功高天下。德垂万世。尊为天子。富有四海。而犹菲饮食。恶衣服。卑宫室。民到于今称之。世人曷不以禹为法。克勤于邦。克俭于家。不自满假。则惟女贤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尧皇帝的时候。遍地发了极大的洪水。百姓们不能够安居。所以叫大禹去治水。这时候、大禹新娶了他的夫人涂山氏。才四天。他不肯为了私事。妨害公事。所以就抛弃了家室去治水了。后来他的儿子名叫启的生下来了。小孩子呱呱地哭着。大禹仍旧努力做着公家的事。有三次经过自己家里的门口。可是没有一次走进去。这样的在外面有八年。大水毕竟给他平治成功了。后来朝舜皇帝把天子的位置让给大禹。所以就叫做禹王了。禹王的做人。对于自己喝的吃的。都是很菲薄。可是敬鬼神却很尽着孝心。自己所穿的衣服很不好。可是对于祭服和礼帽。却收拾得很美观。自己所住的房屋很矮小。可是对于人民田间的水路。却尽力的讲究。因此孔夫子很称美他的。

 

二、【伊尹耕莘】

伊尹耕莘。一介不苟。汤使聘之。嚣嚣弗受。

【原文】

伊尹、耕于有莘之野。乐尧舜之道。非其义也。非其道也。禄之以天下。弗顾也。系马千驷。弗视也。非其义也。非其道也。一介不以与人。一介不以取诸人。汤使人以币聘之。嚣嚣然曰。我何以汤之聘币为哉。

 

伊尹一介不苟。无怪其不受汤币。及汤三使往聘之。遂幡然而起。相汤伐夏救民。以天下为己任。其出也。非为汤也。为救民于水火之中也。一夫不获其所。曰时予之辜。故孟子称其圣之任者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起初的时候。有一个大贤人。名叫伊尹的。在有莘地方的郊野里种田的时候。独自一个人很欢乐的、修行舜的大道。凡是有不合于义的、和那违背于道的事。就是给了他天下的俸禄。他也不肯回转头来看一看的。就是系了驾着四匹马的车子、有一千辆的多。他也不要看的。凡是有不合于义的、和那违背于道的。就是像一粒芥菜子这样微细的东西。他也不肯给人家。也不肯拿人家一些儿的。汤王差了人。拿了许多绸缎一类的礼物、去聘请他出来。伊尹很自得其乐的说。我要汤王这些聘礼做什么呢。

 

三、【刘宠钱清

刘宠别任。仅受一钱。出境之后。投于深渊。

【原文】

刘宠、为会稽太守。简除烦苛。禁察非法。郡中大化。及内调。有五六老叟。赍百钱送之。且曰。自明府下车以来。狗不夜吠。民不见吏。今逢弃去。故来奉送。宠选一大钱受之。出境。投之于河。后人因名其河为钱清。

 

简除烦苛。禁察非法。郡中即大化。盖以身作则也。狗不夜吠。民不见吏。化亦深矣。有此德政。耆老送别。赉百钱以表微忱。宠勉选一钱。出境即投诸河。名其地为钱清。永矢弗谖已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刘宠在会稽地方做太守官。把地方上烦琐苛刻的事。都除去了。把地方上非法的事。都禁止了。这一郡里地方上的人。大大的被他感化了。等到朝廷里把他调进京城里去的时候。有五六个老年的人。手里拿了一百个大钱去送给他。并且嘴里说道。自从你到我们这里来做官以后。境里都没有盗贼了。所以这些狗也夜里不叫了。人民不为官事连累。所以百姓们也不看到县里的差人了。现在你丢了我们竟要去了。所以我们特地来奉送你。刘宠就在他们手里、拣了一个顶大的钱拿了。总算受了他们的人情。到得出境的时候。就把这个钱丢在河里。后人因此把这条河叫做钱清。

 

四、【孟尝还珠

孟尝革弊。合浦还珠。流通商贾。民困以苏。

【原文】

孟尝、为合浦太守。郡不产谷食。而海出珠宝。先是宰守多贪。诡人采求。不知纪极。珠渐徙于交趾。由是行旅不至。贫者饿死于道。尝到官。革除前弊。未逾岁。去珠复还。百姓渐反其业。商贾流通。称为神明。

 

两汉循吏之传。其民熙熙。如登春台。盖由以德化之也。孟子曰、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。观于合浦古事。前守贪珠。以致行旅不至。孟尝革弊。期年商贾流通。为人上者。何不自侪于鸾凤。而徒效鹰鹯耶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有个孟尝。做了合浦地方的太守官。合浦这一郡地方。是沿着海的。向来没有生产五谷食物。可是海里却有珠宝产生出来的。从前在那地方做官的人。多贪婪的。责成别人去采求珠宝。贪心无餍。所以海里的珠子。渐渐地迁徙到交趾地方去了。这样一来。别地方的商人。也不再到合浦地方来了。于是境里贫穷的人。因为没有生计可做。很多在路上饿死了的。孟尝到任以后。就把以前的积弊。统统革除了。果然不到一年。迁去的珠子又回来了。百姓们渐渐地恢复了从前的职业。商贾依然来来往往流通了。人人都说孟尝和神明一样的。

 

五、【杨震四知

东汉杨震。公廉无私。王密夜赠。告以四知。

【原文】

杨震、为东莱太守。故所举茂才王密为昌邑令。夜怀金十斤以遗震。震曰。故人知君。君不知故人。何也。密曰。暮夜无知者。震曰。天知。地知。子知。我知。何谓无知。密愧而出。震公廉。不受私谒。子孙尝蔬食步行。

 

许止净谓震之子秉。孙赐。曾孙彪。四世三公。皆赖震之四知自惕。善以清白遗子孙。故能世济其德。世之真爱其子孙者。少必诲之以戒杀。俾完其仁厚之心。长必诲之以戒贪。令成其清白之操可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杨震在东莱地方做着太守官。有一个姓王名叫密的人。从前杨震曾经举他做秀才的。这时候已经做了昌邑地方的县官了。在一个夜里。身边藏了黄金十斤来送给杨震。杨震心里就很不高兴说道。老朋友晓得你。可是你却不知道老朋友的心。这是什么缘故呢。王密道。深夜里是没有人知道的。杨震说。天也知道。地也知道。你也知道。我也知道。那里可以说没有人知道呢。王密听了这番话。很惭愧地的走出去了。杨震的做人很公正廉洁。不受人家私下的谒见。他的子孙。常常吃着蔬菜。出门时候也没有车子。只是步行着。

 

六、【羊续悬鱼

太守羊续。却献悬鱼。缊袍示帝。清介非虚。

【原文】

羊续、以功臣后。累官太守。清介自持。府丞尝献生鱼。续受而悬之。丞又进。续乃出前鱼示之。以杜其意。灵帝欲拜续为太尉。时进三公者。皆输东园礼钱三万。续乃举缊袍示之。曰、臣之所有。惟此而已。

 

鲁公仪休以嗜鱼故。而不受客之鱼。已为美谈矣。乃羊续竟悬鱼。而俟其复进以示之。于人不伤感情。于己不失清节。且可杜绝人之复进。一举而数善备焉。今之不得已而受人馈者。盍仿羊续行之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一个姓羊名叫续的人。是功臣的后代。屡次做了太守官。可是廉洁的很。有一次、他的下属官。送一尾生鱼来给他。羊续受了。就把这条鱼挂了起来。第二次、那个人又拿一尾生鱼送进来给他。羊续就拿出前次挂着的一条鱼、给那个人看。表示自己不要人家的东西。并且杜绝那个人的意。灵帝要叫羊续做太尉官。这时候、凡是升官到三公位子的。都要送给东园衙门里的礼钱三万。羊续因为没有钱。就把自己穿着的一件破旧的布棉袍子。举了起来。说道。做臣子的所有物件。只有这个东西吧了。

 

七、【孔明洁身

诸葛孔明。盖世清贞。鞠躬尽瘁。不别治生。

【原文】

蜀汉诸葛亮、字孔明。自表后主曰。成都有桑八百株。薄田十五顷。子弟衣食。自有余饶。至于臣在外任。随身衣食。悉仰于官。不别治生。以长尺寸。若臣死之日。不使内有余帛。外有赢财。以负陛下。及卒。如其所言。

 

先君谓诸葛武侯。奇才也。后汉四十四年基业。非侯焉能创此。先主病笃。且谓之曰。嗣子可辅。辅之。如其不可。君可自取。是岂先主尚不知侯之廉洁耶。盖深知后主昏暗也。自表之文。亦只以悟之耳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三国时候。蜀汉有一个贤明的宰相。复姓诸葛。单名一个亮字。表字就叫孔明。他自己在后主那儿表着说。做臣子的家里。在成都地方有八百株的桑树。有一千五百亩的薄田。子弟们吃的穿的。已经是很有余了。至于做臣子的在外边做官。凡是随身穿的衣服。吃的食物。都是靠着官家的俸禄。另外不再办别的生财事业。替家里增长分毫的财产。假使做臣子的死了那一天。一定不使得家里有着余多的布帛。外边有着余多的钱财。来对不住你皇上的呵。后来等到他死了。果然照他的说话一样。

 

八、【山涛封丝

晋有山涛。不受馈赂。藏丝积年。尘封如故。

【原文】

山涛、器量不群。少与阮籍为竹林游。领吏部时。袁毅为鬲令。贪浊。常赂遗公卿。以求虚誉。亦遗涛丝百斤。涛不欲异于时。受而藏于阁上。后毅事露。凡所受赂。皆见推检。涛乃取丝付吏。积年尘埃。印封如故。

 

巨源为吏部尚书。却受毅丝百斤。岂不可以风于世。乃不欲异于时。又不愿损其德。藏丝阁上。积年尘埃。印封如故。盖不欲彰人之短。是廉而宏其量者。王戎目之为璞玉浑金、人莫知其器。不亦宜乎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个姓山名涛的人。他的器量和别人家不同。幼小时候。就和那名士姓阮名叫籍的一班人。在竹林里游玩。当他做了吏部尚书的时候。有一个姓袁名毅的。在鬲的地方做县官。生性贪财污浊。常常贿赂朝廷里的大官。以求得到一种虚名誉。他也送给山涛一百斤的丝。山涛心里实在不愿意。可是为了不同别人立异起见。就收了。把这些丝放在一个阁子的上面。后来袁毅贪赃的事情败露了。凡是受过他贿赂的。都被审问检举了出来。山涛就拿了丝付给吏目。丝上历年积下了许多尘埃。并且封好的印记。还是照旧。一些儿也没有变动的。

 

九、【隐之饮泉】

隐之孝廉。可风百世。试饮贪泉。清操愈励。

【原文】

吴隐之、文行兼优。为广州刺史。未至州二十里。地名石门。有水名贪泉。饮者辄怀无厌之欲。隐之乃至泉所。酌而饮之。因赋曰。古人云此水。一歠怀千金。试使夷齐饮。终当不易心。及在州。清操愈励。下诏褒美。

 

隐之日晏歠菽。不飨非其粟。儋石无储。不取非其道。官至太常。以竹篷为屏风。坐无毡席。嫁女令婢牵犬卖之。此外萧然无办。至自番禺。其妻赍沉香一片。隐之投于湖亭之水。其廉德不可胜数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个吴隐之。他的文学品行都很好。到广州地方去做刺史官。在没有到广州二十里路的地方。地名叫石门的。内中有一条水、名叫贪泉。因为喝了这泉里水的人。都有了无餍的欲望。所以叫做贪泉。吴隐之就到了贪泉那个所在。用一只杓盛了些水喝了。就做了一首诗。诗里面说。古时节的人。都说这个水。喝了一些儿、就有想得千金的贪念。但是倘然叫伯夷叔齐来喝了这个水。我晓得他到底不会得改变心肠的。后来吴隐之到了广州。在任上的操行愈加清洁了。皇帝下了诏书去褒奖他、称美他。

 

十、【虞愿见石】

虞愿清廉。海边有石。乃往观之。云霄无隔。

【原文】

南宋虞愿、为晋安太守。郡出蚺蛇。胆可为药。有遗愿蛇者。愿受而放之二十里外山中。一夜、蛇还床下。复送四十里外。经宿。更还故处。海边有越王石。常隐云雾中。相传惟清廉太守乃见。愿往观。清彻无隐蔽。

 

许止净曰。一念慈心。遂感物类有依依不舍之意。然则所谓毒蛇者。人自毒之耳。石能判贪廉。此何殊于指佞草耶。如此可宝贵之物。何以无闻于天下。岂以清廉绝迹。如珠之远徙交趾乎。噫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南北朝时候。南宋朝的虞愿。在晋安地方做太守官。晋安那个地方。出产一种蚺蛇。这种蛇的胆。可以做药的。有一个人把这种蛇来送给虞愿。虞愿收受了。就把蛇放到二十里以外的山里面。可是一夜工夫。那条蛇仍旧回到虞愿的床下来。虞愿又把那条蛇送到四十里远的地方。过了一个晚上。那条蛇仍旧回到原地方来了。向来海边有一块叫做越王石的。一年四季常常隐在云雾的里头。百姓们相传只有廉洁不要钱的太守官。才能够看得见的。虞愿去看的时候。那块石头。很清爽地一些儿也没有遮蔽着的东西。

 

十一、【甄彬赎苎】

甄彬赎。得五两金。送还寺库。朝野同钦。

【原文】

甄彬、尝以一束苎。就寺库质钱。后赎苎。于束中得五两金。彬送还寺库。武帝为布衣时。闻之。及践阼。以彬为郫县令。将行。同列五人。帝诫以廉慎。至彬。独曰。卿昔有还金之美。故不复相嘱。由此名德益彰。

 

许止净曰。传云。君子见其大者远者。小人见其小者近者。无故而得五两金。此其小者近者。还金而得廉名。此则大者远者。君子见利思义。身名俱泰。即大利所存。小人见利忘义。身且不保。利何有焉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南北朝时候。南边朝里有一个人。姓甄单名叫一个彬字的。有一次、拿了一束苎、到寺观的钱库里当了钱来用。后来把这束苎麻赎回来的时候。在苎里面发现了五两重的金子。甄彬就把这个金子送还到寺观的钱库里去。当武帝做平民的时候。就听到了这件事的。等到做了皇帝。就叫甄彬到郫县地方去做县官。临去的时候。同班的一共有五个人。武帝都警诫他们要廉洁谨慎。轮到了甄彬。武帝独对他说道。你从前的时候。有还金子的好品行。所以我不再来嘱咐你了。因为这个缘故。甄彬的名誉德行愈加彰明了。

 

十二、【孙谦感物

孙谦去官。借居马厩。孚及蚋蚊。化及猛兽。

【原文】

孙谦、历官太守。有仁政。蛮獠竞饷金宝。不纳。百姓载送缣帛。不受。每去官。辄无私宅。借空车厩居焉。零陵郡多猛兽。谦至绝迹。去复害人。居官俭素。冬则布被莞席。夏无帱帐。而夜卧未尝有蚊蚋。人多异之。

 

许止净谓真为循吏者。自身虽无私宅帱帐。而百姓饷金宝。必谢绝之。而为贪吏者。百姓虽无私宅帱帐。且必强其纳金宝。故循吏所治。虽有猛兽。不敢为暴。贪吏所治。自身即是当道豺狼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南北朝时候。朝里有一个人。是姓孙。单名叫一个谦字的。屡次做着太守官。但是他的做官很有仁心的德政。蛮夷的人。都送给他金钱宝贝。他一概不收。百姓们去送给他绸绢布帛。他也一概不受。每每在去任的时候。没有私自居住的房子。就去借了空的车房住着。零陵郡的地方。向来有猛兽很多。孙谦一到任以后。那些猛兽就没有了。等到孙谦去了官。猛兽们仍旧出来害人了。孙谦在官衙内居住。也很俭朴。冬天睡的、不过布被粗席。在夏天的时节。也没有帐子。可是他晚上睡着的时候。也没有蚊虫来咬他。人家都觉得很奇异的。

 

十三、【顾协杖徒

顾协清严。僚友舌涩。门生送钱。杖以二十。

【原文】

顾协、初为廷尉。冬衣单薄。寺卿蔡法度欲解襦与之。惮其清严。不敢启口。尝有门生来。知协廉洁。不敢厚饷。止送钱二千。协怒。杖之二十。因此绝于馈遗。丁忧后。终身不娶。后因聘妇年六十余未嫁。义而迎之。

 

许止净曰。协之廉洁。能令同僚不敢赠衣。其人格又高人一等矣。门生饷钱二千。即杖之二十。较杨震四知。愈臻严厉。盖世风日趋卑下。自爱者不得不加严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南北朝时代。朝有一个姓顾名协的人。起初时候。做了大理寺里管刑狱的小官。冬天的时节。身上的衣裳非常的单薄。那时候的大理寺卿姓蔡名叫法度的。想脱了自己的短衣给他穿。可是怕他的清正严厉。因此不敢开口。有一次、顾协的门生来。因为向来晓得顾协的廉洁。所以不敢用厚礼去送给他。只送了他二千文的钱。顾协就生了气。把那个门生打了二十杖。从此以后。一切馈送都断绝了。顾协丁了他父母的忧以后。就终身不肯娶亲。后来因为他所聘的未婚妻。年纪六十多岁了。还没有另外嫁人。顾协觉得这个女子很有义气。才把这个女子娶了过来。

 

十四、【孔奂单船

孔奂清白。赴任单船。俸分孤寡。不受衣毡。

【原文】

孔奂、除晋陵太守。清白自守。妻子并不之官。惟以单船临郡。所得俸秩。随即分赡孤寡。郡中号曰神君。殷绮见其俭素。馈以衣毡一具。奂曰。太守身居美禄。岂不能办此。但百姓未周。不容独享温饱。不烦厚意。

 

孔休文。靖之来孙也。少孤。为叔父虔孙所养。永定中。除晋陵太守。晋陵自宋齐以来为大郡。虽经寇扰。犹为全实。前后二千石。多行侵暴。惟奂清白自守。单船赴郡。应得俸秩。且分赡孤寡。况衣毡乎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南北朝时候。朝有一个人。姓孔。单名叫一个奂字的。放到晋陵地方去做太守官。他的为人很清白自守。妻子们并不跟着上任去。只自己坐了一只船、到晋陵地方去。他所应得的、薪俸。随手立即分给那一般没有父母、和没有了丈夫穷苦的人。那一郡地方的百姓们。都称呼他叫做神君。有一个姓殷名叫绮的人。看见孔奂很俭朴。就送给他一套衣毡。孔奂见了就说道。我做了太守官。得了很大的俸禄。难道不能够备办这些物件吗。但是百姓们还没有周全。当然不可以独自享着温饱。你这种厚意。是可以不必的。

 

十五、【赵轨杯水

赵轨酬值。驻马待明。父老挥涕。杯水饯行。

【原文】

赵轨、为齐州别驾。东邻有桑椹落其家。悉拾还主。为原州司马。夜行。马逸入田。伤禾。驻马待明。访禾主。酬直而去。征入朝。父老相送者齐挥涕曰。公清若水。故不敢以壶酒相送。请酌一杯水奉饯。轨笑而饮之。

 

桑椹、微物耳。况自落乎。而必拾还其主。田禾、马伤耳。况夜行乎。而必待酬其直。是较之查道因献枣而挂钱于树。仲山因饮马而投钱于渭。更甚焉。杯水饯行。非特喻清如水。其德泽长流。亦如此水矣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一个姓赵名轨的人。在齐州的时候。做着刺史下面的佐吏官。东边的邻舍。有株桑树结了子。那桑子熟了。落在他的家里。赵轨就把桑子尽数拾起来。送到邻家去还他。后来在原州地方。做了掌管军队的官。夜里骑了一匹马行走。那匹马走入田里。把田里的稻子踏坏了。赵轨就停着马。等到天亮了。访着那稻子的主人翁。算给他价值才去。后来赵轨被皇帝召了朝廷里去。送他的父老们。一齐流着眼泪说。我公和水一般的清洁。所以我们不敢拿壶酒来相送。请用一杯清水饯别你。可好吗。赵轨笑着把那杯水喝下了。

 

十六、【彦谦官贫】

彦谦为令。慈父爱民。人因禄富。我独官贫。

【原文】

房彦谦、字孝冲。直道守常。介然孤立。居官有惠政。百姓号为慈父。立碑颂德。所得俸禄。皆以周恤亲友。家无余资。虽至屡空。怡然自得。尝顾谓其子玄龄曰。人皆因禄富。我独以官贫。所遗子孙者。在于清白耳。

 

称官为慈母。或视为严父者有之。未闻有号为慈父者也。诗云。岂弟君子。民之父母。慈父之称。适足以概之。然非至德。其孰能致此。为民父母者。当知名必符实。斯可矣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一个姓房名叫彦谦的。表字就叫孝冲。他的为人很直道。操守有常。介然独立。不和人家附同。在长安地方做官。很有恩惠的政治。百姓们都称呼他叫做慈父。并且立了碑。去表扬他的德行。房彦谦把所有得到的俸禄。统统周济那亲戚朋友们。家里没有余剩的资财。虽然屡次感觉着贫乏。可是他很怡然自得的。房彦谦曾经对他的儿子名叫房元龄的说道。别人家都是因为做了官、可以得到许多俸禄。家里从此富有了。可是我独独因为做了官、家里从此贫穷了。我所遗留下来给子孙们的只在清白两个字呵。

 

十七、【李勉葬金

李勉少贫。友死出金。葬余不取。棺下明心。

【原文】

李勉、少贫。客游梁宋。与诸生共逆旅。生将死。出白金。曰、左右无知者。幸君以此葬我。余则君自取之。勉诺。既葬。密置余金棺下。后其家启墓。出金还之。勉位将相。所得俸赐。悉遗亲党。在朝鲠亮廉介。为宗臣表。

 

勉为广州刺史兼岭南节度观察使时。在官累年器用车服无增饰。及归。停舟石门。悉取家人所贮南货。投之江中。许止净谓贫穷不受遗金。显达自能廉介。骨鲠大臣。又能礼贤下士。不愧贤宰相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李勉幼小穷苦。有一次、到河南地方去游玩。和诸生同住在一个客舍里。那个书生得了病。将要死的时候。拿出了藏着的银子。对李勉说。这个银子。是没有一个人晓得的。请你用了这个来把我埋葬了。所有余多的银子。你就自己拿去好了。李勉就答应了。葬书生的时候。就暗地里把余多的银子、放在棺木的下面。后来那个书生的家里。来搬取这口棺木。把他的坟墓拆开来。李勉就把银子拿出来还给了他们。李勉做官到了出将入相的地位。但是得到的俸禄、和皇帝赐给他的。悉数分给亲戚乡党的人。李勉在朝廷里。正直明亮。廉洁刚介。是一班姓李的朝臣的表率。

 

十八、【裴度还带】

裴度遇妇。遗带未知。收待明日。妇至还之。

【原文】

裴度、偶至香山寺。见一妇祈神礼拜去。遗一褆褶。乃收待之。明日。妇哭至。曰、父系狱。昨假得玉带一。犀带二。欲以赂津要。不幸亡失于此。度解袱视之。不差。乃还之。妇泣拜。留一以谢。度笑遣之。

 

许止净谓君子小人。其分途只在贪之一念。裴晋公贪欲净尽。不惟遗物无动于中。即死生亦置之度外。心量广大。故福德亦广大。若真以拾遗不取。欣欣有德色。则受福微矣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一个姓裴名叫度的。有一次、偶然到香山寺里去。看见有一个女子。在菩萨面前礼拜祝告了、回去的时候。把一个包裹遗下了。裴度就收好了、等待他来。到了第二天。那个女子啼啼哭哭寻到寺里来。说道。我父亲关在牢狱里。所以昨天假得了玉带一条。犀带两条。要想送给那做官在重要地位的人。那里晓得命运不好。偏偏在这里遗失了。裴度就解开了收好的包袱一看。果然同那个女子的话。一些也不差。就把这个包裹还给他了。那个女子流了眼泪拜谢着。要留下一条带。送给裴度做谢礼。裴度笑着回绝了他。叫他赶紧回去。

 

十九、【仁谦斥藏】

薛氏仁谦。人占其宅。后得归还。出彼金帛。

【原文】

后周薛仁谦、谨厚廉恪。初随庄宗入汴。有旧第、为朝六宅使李宾所据。后宾远适。而仁谦复得其第。或告云。宾之家属。厚藏金帛在其第内。仁谦立命宾亲族。尽出所藏而后入。论者美之。后封侯。卒年七十八。

 

许止净曰。人占其宅。而厚藏金帛。迨至物归原主之时。人岂不谓之因果循环。分所应得耶。然此即左传所谓尤而效之。罪又甚焉。仁谦尽出所藏而后入。令怙势贪财者。惭愧无地。宜天报之厚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五代时候。后周朝有一个人。姓薛名字就叫仁谦。他的为人谨慎忠厚。清廉恭敬。起初时候。跟了庄宗皇帝到汴州地方去。薛仁谦的旧房子。就给后梁朝的六宅使姓李名叫宾的占据了。后来李宾到远地方去了。恰巧薛仁谦仍旧得到了那所房子。有人对薛仁谦说。李宾的家小。在那所房子里面。藏着金银布帛很多。薛仁谦听了。就立刻差了人去、叫李宾的亲戚和自族来。把以前李宾藏着的东西。尽数都取了出去。然后才进去居住。舆论上都很称美他。后来薛仁谦封了侯爵。死的时候。他的年纪已经七十八岁了。

 

二十、【包拯贡砚】

宋有包拯。出知端州。制贡足数。一砚不留。

【原文】

包拯、知端州。端土产砚。前守缘贡。率取数十倍。以遗权贵。拯命制者方足贡数。岁满。不持一砚归。平生无私蓄。尝遗戒子孙曰。吾后人仕宦。有犯赃者。不得放归本家。不得入大茔中。不从吾志。非吾子孙也。

 

按公性峭重刚毅。为政务敦厚。虽嫉恶如仇。而未尝不推以忠恕。服用喜俭朴。虽贵如布衣。贵戚宦官。为之敛手。童稚妇女。亦知其名。京师为之语曰。关节不到。有阎罗包老。以其笑比黄河清云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一个著名的清官。姓包。单名一个拯字。在端州地方做知州官。端州地方。向来出产一种做砚子用的石头。从前在那地方做官的人。都借着进贡皇上的名目。总要多取几十倍。拿去送给朝廷里有势力的人。包拯却叫做砚子的人。只要做到贡献的砚子足数了、就停止工作。等到自己任期满了。去任的时候。不拿一块砚石回去。他平生没有私下的积蓄。曾经警诫子孙们说。我的后代做官的。有犯了贪赃的人。这个人就不准回到自己家里来。死的时候。也不准葬在大坟里。倘若不照着我的志向做。就不是我的子孙了。

 

二十一、【胡宿葬僧】

胡宿葬僧。尽力尽心。不受秘术。点石成金。

【原文】

胡宿、清谨忠实。居母丧。三年不入私室。少与一僧善。僧有秘术。能化瓦石为黄金。将死。以授宿。使葬之。宿曰。后事当尽力。他非所冀。僧叹曰。子志未可量也。宿虽贵达。如布衣时。子宗炎。从子宗愈宗回。俱贵显。

 

按胡氏自宿始大。莫非阴德所致。许止净谓今之执政者。每恨点金无术。何意宿贫贱时。已不屑为耶。盖深知欲齐家治国者。富以外、更大有事业在。唐虞三代之盛。不重在富也。故曰志未可量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代。有个姓胡名叫宿的。他的为人清正谨厚。忠信诚实。他的母亲死了。他在居丧时候。足足有三年不走进寝室里去。胡宿幼小时候。和一个和尚很要好。那个和尚很有些神秘的法儿。能够把瓦爿石块变化做黄金的。等到将要死的时候。就把这个神秘的法儿。传授给胡宿。叫胡宿把他安葬了。胡宿说。你身后的事。我当然尽力去做。别的不是我所希望的。那个和尚听了。就叹了一口气说道。你的志愿大得很。是不可以测量的呵。后来胡宿虽然做了很大的官。可是一切仍然像做平民的时候一样。他的儿子胡宗炎。侄儿子胡宗愈胡宗回。都是很贵显的。

 

二十二、【许衡心主】

许衡暑日。止于道旁。梨非我有。忍渴不尝。

【原文】

许衡、尝于暑日过河南。渴甚。道旁有梨。众取啖之。衡独危坐不顾。或问之。衡曰。非其有而取之。不可也。或曰。世乱。此无主。衡曰。梨无主。吾心亦无主乎。卒不取。后其乡有果熟烂堕地。童子过之。亦不睨视而去。

 

许止净谓导之以礼义。则物各有主。恣之以邪侈。则物皆无主。任意肆夺。见金不见人矣。君子小人之分。义利之间而已。许衡自正其心。遂使化行一乡。士君子欲正己化人者。可不知所本乎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代。有一个姓许名叫衡的人。有一年在大暑的时候。路过河南地方。天气很热。口里渴得很。路旁边有一株梨子树。一班人见了。就大家抢着去采下来吃。只有许衡独自一个人很端正地坐着。也不去看他们。有个人问他。为什么不去把梨子来解解渴呢。许衡说。不是我所有的东西。把他拿了来。这是不可以的。那个人又说。世界上已经大乱了。这个是没有主人的呀。许衡道。梨子没有主。难道我的心也没有主的吗。终于不去拿梨子来吃。后来许衡居住的乡村里。有株果子树。果子烂熟了。跌在地上。小孩子走过。也一眼不去看的走了。

 

二十三、【罗伦还钏】

罗伦赴闱。仆拾金钏。宁误试期。返还无倦。

【原文】

罗伦、赴试礼闱。仆于寓中拾金钏。行已五日。伦偶忧路费不给。仆以拾钏对。伦怒。欲赍还。仆曰。如此往返。误试期矣。伦曰。此必婢仆失遗。设主人考讯致死。是谁之咎。吾宁不会试。毋令人死也。竟返其家。还之。

 

罗状元还钏。不惜舍己功名以赴之。似出于仁。非出于廉也。然伦五岁随母入园。果落。众竞取。伦独赐而后食。晨留客饭。妻子贷粟邻家。及午方炊。不为意。知府张瑄悯其贫。周之粟。不受。廉德孔多已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一个人姓罗。单名叫一个伦字的。到京城里去赶会试。他的底下人。在寓所里拾得了金镯子。在路上已经走了五天了。罗伦偶然忧愁着自己的路费不够。底下人说道。我拾得了金镯子。这是可以做路费的。罗伦听了就生了气。就要回去还给他。底下人说。这样来回一趟。要费了许多日子。恐怕延误了考试的日期呢。罗伦说。这个一定是丫头女仆们不小心了遗失的。倘然主人家拷问起来。因此发生了人命。这是那个人的错处呢。我宁可不去会试。不要使得人家因此丧了命的。终于回到那个人家。把金镯子还给了他们。

 

二十四、【邦耀却竹】

明施邦耀。共惊为神。却朱墨竹。好学守仁。

【原文】

施邦耀、好王守仁之学。为漳州知府。尽知属县奸盗主名。每发辄得。阖境惊为神。迁福建布政使。或馈之朱墨竹。姊子请受之。曰。我受之。彼即得乘间以尝我。我则示之以可欲之门矣。竟却而不受。

 

许止净谓邦耀我若受之、彼即得乘间以尝我、二语。最为见道之言。夫人于性情之间。好恶之际。偶有所偏。最易使人乘间而入。大学云。有所好乐。则不得其正。斯修身者万世之准绳也。

 

【白话解释】

朝时候。有一个姓施名叫邦耀的。很喜欢研究王阳明先生的学问。他在漳州地方做知府官的时候。先把所有属下县分里的、作奸犯科不法份子的名字。都打听得明明白白。所以每次有了案件发生出来。就立刻得到了主犯。阖地方的人都觉得奇怪。以为他是神明了。后来施邦耀升官做了福建地方的布政使。有个人送给他福建地方特产的朱色墨色的竹。他姊姊的儿子叫他收受了。施邦耀就说道。我倘然收受了。他就可以乘了这个空隙来试验我。那末我就给他看出欲望的门路了。终于谢绝了这些朱色墨色的竹。不肯收受。

 

【绪余】

夫廉、德之节也。说文。廉、仄也。从广、兼声。仄、谓侧边也。堂之边曰廉。因堂廉之石。平正修洁。而又崚角峭利。故人有高行谓之廉。其引申之义。为廉直。为廉明。为廉能。为廉静。为廉洁。为廉平。总言之。不外乎气节清高。品行峻洁。而无利蔽之私。孟子曰。可以取。可以无取。取伤廉。又曰。闻伯夷之风者。顽夫廉。盖廉者、耻于贪冒而不为。故俗习专以不贪为廉。不贪、特廉之一隅也。谓廉为德之节。须如劲节之不可屈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卡尔神童 Posted @2009年12月24日 10时59分  阅读(1009)  评论(0)  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
您还未登录,不能匿名发表评论。请您登录后发表。
昵称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插入表情
评论快捷键:Ctrl+回车键<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>
卡尔神童幼儿园   管理员登录
地址:遂宁市凯旋市场南二楼和天宫北路益民医院背后  电话:13108250096  访问量:75229
技术支持: 广州云掌互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[粤ICP备17079868号]